韩国警方大规模搜查2万公厕 排查针孔摄像头

韩中法律新闻 法律 2018-09-08 18:00:26 18
摘要:9月7日深夜,警察敲响了崔女士家的门,并给她看了一段视频。从此崔女士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从模糊的镜头中认出了自己,视频中的她正赤裸着身体随意的在家中走动。

       9月7日深夜,警察敲响了崔女士家的门,并给她看了一段视频。从此崔女士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从模糊的镜头中认出了自己,视频中的她正赤裸着身体随意的在家中走动。

509a4c153d0b1cfc78ab12.jpg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这段视频是在崔女士所住的公寓楼附近的建筑物的屋顶上通过长焦镜头拍摄的。看完视频,崔女士陷入沉默之中,她从没意识到自己会被其他人所监视,甚至连偷拍这种可能性都没想过。

      当晚,崔女士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一想到有一个人可能还在什么地方监视着她,就令她毛骨悚然。她告诉记者:“我现在很害怕呆在家中,因为那是我被偷拍的地方。但我也害怕离开家,尽管外面风和日丽。”

      自2011年以来,韩国非法偷拍的案件数量已经从2017年的1300起跃升到现在的超过6000起。记录在案的侵犯女性隐私的作案手法包括公寓偷拍、街头裙底偷拍、厕所偷拍和更衣室偷拍。这些偷拍视频在网上广泛分享,还被上传到专门分享偷拍视频的论坛上去。

      过去四个月里,成千上万的韩国女性走上街头,参加“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的抗议活动。她们戴着口罩,拉起横幅,对政府长期拖延的行为宣泄出自己的不满和愤怒。抗议者要求政府采取行动保护女性并对偷拍的人采取法律制裁。

      3日,一个由警察组成的女性检查小组开始对首尔2万个公共厕所进行巡查,并计划对成千上万的私人厕所进行针孔摄像头的排查工作。虽然这种做法得到了地方当局的广泛报道和推广,但活动人士和受害者表示这还不够,并表示他们仍然面临警察和一些立法者的不理解。他们还指出自2016年以来已经实施的类似计划,没有产生任何实际结果或发现任何偷拍设备。 

      在首尔江南区,李智洙(音译)坐在电脑前,筛查未经当事人允许就发布到互联网上的照片和视频。这是一个由不断攀升的非法拍摄行为所创造的全新职业。 一旦她收到一些内容报警,例如厕所偷拍,裙底偷拍或前男友泄露的性爱录像等,李和她的团队就会使用专有软件搜索所有网上存在的副本。然后,如果有必要,他们会向传播视频的网站管理员发送一封信或法律声明,要求将其删除。

      虽然大多数网站都愿意删除非法视频或未经许可共享的视频,但李表示,在视频上传后大约10天内有一个“黄金期”,在此期间可以轻松地从互联网上清除掉。之后,随着副本传播到韩国以外的其他网站和服务器,删除工作变得越来越困难。

      这些视频的传播速度对于遭受偷拍的受害者来说尤其成问题,其中大多数人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被偷拍了,并且可能在视频首次上传后数月甚至数年才会发现。

      李说:“客户最常说的话是‘我想死'或‘我不能离开我家。’特别是遭遇偷拍的受害者,当他们在街上看到人时,他们都觉得自己会被认出来。”

      当被问及女性该怎么样保护自己避免受到此类犯罪的侵害时,李智洙马上指出视频中的女孩并没有任何问题和不妥。她说:“可以说,这些受害者犹如走在路上的行人,突然飞来一块‘石头’意外地砸在了她们的身上。”她说:“因此,我不能告诉女性该如何改变她们的行为,我也不应该这么做。”

      今年早些时候,韩国政府也开始提供类似服务。官员们说,在运营的前50天内,他们帮助500名受害者在线删除了2200多个视频,还为受害者提供法律支持。

      崔女士指责,韩国警方没有认真对待她所遇到的事情,她说“如果这就是法律如何运作的,那么法律需要改变。”

      韩国警方告诉记者,他们决定不逮捕崔女士案件的相关嫌犯,因为他愿意去警察局并主动交出他的相机和存储卡。警察说,对嫌犯住所搜查延误是由于警方需要等待搜查令。

      目前韩国的法律规定,那些非法拍摄或散布视频的人可被判处长达五年的监禁,但只有约5%的人会被定罪并入狱,大多数犯罪者只是被判罚款或缓刑。

      上周,执政的民主党议员金英浩(音译)提议修改法律,对非法拍摄性行为(包括偷拍裙底视频)实施更严厉的判决。

      “当一段偷拍视频传播时,它会夺走并毁掉一个人的生命。虽然这是一个严重的罪行,但法律对这种行为的惩罚并不严格。”他告诉记者。

      他说:“如果受害者穿着衣服,就没有合法的惩罚理由。那么,为了保护隐私,我们提出了一项法案,即使受害者是穿着衣服,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拍摄也会受到惩罚。”

      除了法律之外,崔女士说韩国社会中普遍存在的态度需要改变,尤其是男性,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并不严肃对待偷拍行为。对她而言,这种经历极大地改变了她对自己所在国家的看法和评估。

      “如果你是这里的女性,你就永远感觉不舒服。”她说:“这就是我的感受,仅仅因为我生来是一个女人,人们就将我物化,物化我的身体,即便是在我觉得最私密的地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文章排行
  • 日榜
  • 月榜